再谈万科之争:一年前的预判与偏差  
 
2017-04-26 10:02:03
 
 
 
 

  1月12日,深圳地铁集团以371.71亿元的对价从华润手中收购万科15.31%的股份,“万科控制权之争”情势大变。

  去年1月7日,我在《战略定位》公众账号中发文“宝万之争”是个伪命题,不仅指出所谓“宝万之争”在概念上的错误(随后大家都代之以“万科之争”),而且对走势做出了三大预判:第一种是华润无动于衷,无所作为;第二种是华润逢高减磅,见好就收;第三种是宝能骑虎难下,华润重整河山。显然目前出现了我推断的第二种结果,个中原由何在?未来走向如何?一、华润为何急流勇退?尽管万科多年来经营稳健、业绩突出,但房地产毕竟属于周期性、高风险行业,“去库存”已成为压倒一切的政治性任务。在华润宣布退出即1月13日当日,万科冲高后的市盈率只有12.3倍,总市值2407.6亿元,而其2016年的合同销售额已达3647.7亿元。这并非万科本身不够优秀,而是房地产业已完成了其历史使命,未来发展路在何方不容回避。在万科最新的股权结构中,第一大股东宝能系持股25.51%,深圳地铁持股15.31%,恒大系持股14.07%,万科管理层的金鹏、德赢1号两个资管计划共持股7.12%,安邦持股6.18%。显然,名义上是宝能、地铁与恒大的“三国杀”,但地铁与安邦、万科管理层等三方联手持股即达28.61%,刚好超过宝能的25.51%。不过,如果恒大和宝能结盟那又将如何呢?也就是说,“万科控制权之争”依旧是一盘没有下完的棋,变数很多,麻烦很大,旷日持久的“宫廷内斗”毕竟伤元气。同时对华润集团来讲,旗下华润置业的净资产已过千亿,土地储备更是天文数字。2016年,华润置地实现合同销售金额人民币1080.4亿元,同比增长27%;实现租金收入港币71.5亿元,同比增长9.4%。截至2016年上半年,公司在营投资物业总建筑面积达516.2万平方米,包括22家购物中心,都市万象城引领全新的购物方式与消费潮流。因此,坐收渔利而“逢高减磅”,对于华润完全是一种可以理解的战略性产业决策。二、宝能们如何独善其身?所谓英雄不问出处,“姚员外”、“许老虎”们加仓任何一家上市公司都属于正常的、合法的投资逐利活动,但为何引起如此轩然大波呢?众所周知,保险基金入市本意在于短期套利(理财是也),同时对治理不善的上市公司也构成了一定威胁,这本身也是一种具有正向意义的警醒。如果保险公司执意去重组一家上市公司,这不仅加大了投资风险,而且违背了初衷。更进一步,如果商业保险机构纷纷以发行证券投资基金、颠覆上市公司为主业,岂非天下大乱?这显然是监管机制失效、监管机构失职。所谓“社会主义初级阶段”就是“资本社会化的初级阶段”,规范治理的必修课需要缴纳各种各样的学费。证监会批评的是保险机构“资金来路不正”,假如资金来源合法就可以去恶炒一家上市公司吗?早在2004年6月,证监会就颁发了“证券投资基金运作管理办法”,其中第三十一条明确规定:“基金管理人运用基金财产进行证券投资,不得有下列情形:一只基金持有一家上市公司的股票,其市值超过基金资产净值的百分之十;同一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全部基金持有一家公司发行的证券,超过该证券的百分之十”。“奢淫无度的土豪、兴风作浪的妖精、坑民害民的害人精”,上月初证监会掌门人排山倒海般的呵斥言犹在耳。虽然有失专业风度,但毕竟对制度缺失环境下的市场失灵敲响了警钟,也让保监会如坐针毡。2015年8月,国务院颁发《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办法》,其中规定:投资股票、股票基金、混合基金、股票型养老金产品的比例,合计不得高于养老基金资产净值的30%。去年10月,人社部、财政部联合印发《职业年金基金管理暂行办法》,其中规定:单个投资组合的职业年金基金财产,投资一家企业所发行的股票,单只证券投资基金,分别不得超过上述证券发行量、该基金份额的5%,其中基金产品份额数以最近一次公告或者发行人正式说明为准,也不得超过该投资组合委托投资资产净值的10%。看到了吧,针对商业保险基金的投资管理,始终未见保监会出台相应的规定办法,这就为资本市场上的血雨腥风、狼撕鲸吞留下了空间。更重要的是,钻了制度空子、赚了短期暴利的宝能与恒大已然骑虎难下,与市场发展规律、行业监管趋势作对,才是最大的不自量力。别忘了,如果不是半路上杀出个许家印,宝能系早就崩盘了。此时,很可能出现华润先坐山观虎斗再重整河山的好机会,这就是我所预判万科之争的第三种结局。遗憾的是,“初级阶段”的中国股市往往不按规矩出牌,习惯境外规范治理的华润心生倦意,借机出货也乐得自在。三、深层次意义:制度建设重于结局走向从证券市场高度发达的美国情况来看,股权过度分散现象由来已久。道˙琼斯工业平均指数30家成分股中,除沃尔玛公司之外,第一大股东平均持股仅为7%。上述股权分散的副作用日益凸显:一方面缺乏具有控制力的单一大股东的公司难免被内部人控制,独立董事也纷纷同流合污;另一方面,基金投资一不小心就成了相对大股东(哪怕持股只有三五个百分点),而要背负公司治理和经营的重担。传统上,美国养老基金等机构投资者都是被动投资。但从1970到1995年,养老基金的股票市场投资比例从41%快速上升到55.7%,大的养老基金往往持有几百只上市公司的股票,且持股比例较大。公司一旦出现治理问题,简单的“用脚投票”已难以避免基金遭受重大损失。所以,在对上市公司业绩不满或对公司治理有异议时,养老基金机构不再是简单地把股票卖掉,而开始积极参与和改进公司治理,包括质询、建议和推选董事。换言之,基金们主动参与公司治理的最终目的还是旨在改善业绩,绝非意图控制上市公司本身,更不会人为地兴风作浪,因为要为广大保民的资金安全负责。我在前文中指出:所谓“所有权与经营权相分离”这一伪命题害了王石们,现代企业制度治理的核心绝非两权分离,而是“决策权、监督权与经营权”的三权分立、相互制衡,以决策权为核心的企业控制权才是命脉所在。王石坚持的依然是原始、纯粹的资本主义治理规则,虽令人敬佩,但未必有社会进步意义。让资本的归资本、市场的归市场,制度建设是当务之急,规范治理乃百年大计。在此,“王老五”、“姚员外”和“许老虎”们都需要学习和转变,这比简单的最终谁主万科沉浮更有意义。

 
1 
共 1 页
 
 
 
主办单位:天津市中小企业服务中心 主管单位:天津市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
地址:天津市河西区解放南路富裕广场4号楼4门903 电话:022-23235215 电子邮箱:tjsme23235215@126.com 邮编:300202 管理
您是本网站的第  位访问者
2006 WWW.TJSME.COM.CN ALL RIGHT RESERVRD 天津市中小企业服务中心 版权所有 津ICP备07003181号